2057Views

净选盟2.0执行董事叶瑞生盛赞,选举委员会在选后锐意改革,对选举制度的程序进行了很多改革,使得选举的公信力与透明度大大改善。

叶瑞生指出,其中包括将投票站资讯提前发布,使得网民可以在事前知道票站资讯,令投票站排长龙的情况大大改善;清理选民册,将一些已过世的选民自名单去除。

而更明显的变革是,选委会在计票过程中引进直播技术,更公开与快捷地公布选举结果。曾参与多场补选成为观察员的叶瑞生指出,这一个过程更透明,因此大举提升了选举的公信力。

另外,他认为选委会最大的改进是容许非政府组织在投票日全程监督选举。其中,净选盟2.0也是10场补选中被邀请成为观察员。

叶瑞生说,“我觉得,过去10场补选的公信力和透明度都有很大的提升。”

第14届大选以后,当时执政的希盟政府旋即委任资深法界人士及社运分子如阿兹哈哈伦、阿兹米沙隆、祖儿兰哈瓦等为选委会成员。

叶瑞生:改革选举 球在国盟脚下

选举日当日程序大有改善,但是叶瑞生点出,马来西亚的选举制度的问题还是有很多结构性的问题,但是这是选委会的权力范围以外,无能为力的事。

其中,如选区划分不均等的问题,导致大马选民票票不等值。如白沙罗选区与布城选区的选民比例是1比10,意味10个白沙罗选民的选票,才等于1个布城选民的选票。净选盟2.0在选前曾号召集会,当时聚集数百名群众到国会前抗议,不过国阵政府仍然强行在国会通过议案。

另外,叶瑞生也指出,政治献金改革也对马来西亚政治、选举制度影响贻深。

“必须制度性地透明化政治献金制度,到底是谁捐献政治献金?是谁在影响政党的决定? 谁以(政治献金)换取商业或其他利益?这都是很重要的(选举)改革。”

“这是选委会没办法解决的,因为这不在他们的权限里面。当然选委会可以提出建议,但是决定的权力还是在国会,在现任政府与国会议员(手上)”

许多制度性的改革,都需要通过修宪才能进行改革,这就需要国会三分之二的国会议员支持。

叶瑞生笑说,目前政府连简单多数都无法确定掌握,更别提获得三分之二支持了。

“当然,重要的改革,我们希望在野党也必须支持。”

不过叶瑞生指出,国盟政府是一个松散的政治联盟,没有共同的政纲与竞选宣言,因此无从得知国盟到底有多少政治意志力推动改革议程。

但是他也坦言,以目前政治利益而言,国盟可能会倾向保有现有选举制度,多于推动改革选举制度。